那一年我们一起生活在别处

向下

那一年我们一起生活在别处

帖子  Admin 于 周三 三月 24, 2010 8:56 pm

尺素遇见尹生的时候,才14岁。

那条街道安静的异常,没有人经过。尺素穿着妈妈做的紫色睡衣穿过四个小巷去桥边的阿妈那里买针线。就在第三个小巷边上,尺素遇见了尹生。

尹生不是本地人,脸上的神情有着与这个地方不相宜的淡漠。他说他想找住的地方,尺素看着尹生打量了一番,将他领到了自己的家里。暗绿的街巷,有微风拂过,轻摇着尺素的裙摆,像是深海里的顽强的藻类植物。尹生恍惚的跟从着,眼里的朦胧渐生,从公司里逃离到这儿,没有知会任何人,心里的浑浊满满当当,没想到会在离城市2000公里的地方能够遇到这样的清秀美景,还有眼前玲珑的女孩。

像玉髓一般的清爽,干净,美丽。


妈,刚到门口尺素便叫喊着,妈,有客人住宿。

来了。亦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只有眉眼间的些许细纹显露了她的年纪,尹生漫不经心的打量着,跟着老板娘去往自己的房间。去往的路上,尹生看到尺素还是站在门口的地方,斜歪着头,在看着他。紫色的睡衣因为刚才在路上奔跑的原因,一边的吊带滑落了下来,斜斜的像是没有精神般挂在手臂上。

尹生没再回头,朝向自己的房间走去,那样的步伐像是当初离开公司那般的决绝。


回到房间,尹生打开背包,拿出手机。里面的短消息已经爆满还有许多的未接电话。尹生静默片刻,终于还是没有按下那个回拨键。只听低沉的一声,他关掉了手机。

尺素,来,把这碗汤端给刚才的那位叔叔。

哦。

是这个地方的风俗,来客人都要喝一碗这样的汤,会保佑你平安的。

谢谢。

不客气。

静默片刻,尹生开始喝手里的汤。很鲜美的味道,是尹生不讨厌的味道。

叔叔,你是从哪里来。尺素看着尹生说。

尹生一愣,继而回答,很远很远的地方。

有多远,比天和地的距离还远吗。

不,没有。不过要坐三天的火车。

哦。那,叔叔,你们那里有摩天轮吗。

有的啊。

漂亮吗,高吗。

很漂亮,很高。

那就好。没等尹生问为什么,尺素就走出了他的房间,脸上的表情是愉悦且欢喜的。

那样的表情尹生也曾有过,在绿羽答应做他女朋友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个青涩少年,喜欢上了班里最美丽的女孩。本来只以为是自己一厢情愿,后来才知自己的真心并不是付诸流水。那天晚上,他和绿羽在学校的看台上看了一夜的星星,并且许下天长地久。那段时间,他真的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后来从学校毕业之后,他很快的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可是绿羽因为专业的冷门,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这个时候裂痕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每天的争吵开始像一日三餐那样的正常,绿羽忍受不了自己像是废物一样的待在家里,不管尹生怎样的劝说解释都是无用。后来尹生终于在自己所属的公司里为绿羽谋得了一个职位。

绿羽做的很好,很快得到了提升。

继而绿羽担任的职务开始在尹生之上。

公司里开始说闲话的人越来越多,尹生从来不相信。他不相信美丽如斯的绿羽会是流言蜚语里的主角。直到某天尹生在上级主管办公室的门外看到绿羽正坐在早上还和他严肃谈话的主管的腿上,那样暧昧的神情,那样亲密的姿态。尹生再也忍受不住,扼着自己的喉咙不住的干呕着。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沉沉的坠落,灼伤了空气。


山无陵,江水为竭。

东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曾经的誓言终于还是风化消失。那天晚上,尹生没有回家,去了曾和绿羽一起的学校,在看台上独自待了一夜。一夜风霜,一夜沧桑。

没有人知道尹生一个人在看台上想了些什么,天亮的时候尹生去往家里,在绿羽不知的情况下收拾衣物离开了。这里的一切都像是发霉了一般,开始让尹生无法忍受。

如果连自己最珍视的东西都是不能相信的,那么还有什么是可以信任的呢。

尺素,叫客人来吃饭吧。

叔叔,该吃饭了。尺素的声音打断了尹生对前事的回忆。他看了尺素一眼,淡漠的说,不必了,待会我会出去吃。

可是在这里吃饭是不收钱的,而且妈妈做的饭菜是很好吃的呢。

尹生看着尺素很认真的表情,好像自己不去吃饭是很可耻的事情一样。半晌,尹生开口说,好吧,一起去。尺素看尹生答应了,终于展露笑颜,向饭厅走去。

现在是旅游的淡季,来这里投宿的人很少,吃饭的人连尹生一起也才四个人。除了尺素母女俩,还有一位是从上海来的老先生,来这里寻根的。没有人说话,好像都是在各自思索着自己的事情,尹生感到些微的尴尬,开口说,老板娘,这附近有什么好的景致么。

你要是想去看的话,明天让尺素带你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四处看看就好了。

没事没事,反正尺素在家闲待着也没什么事做,就让她带你四处看看吧。呵,可是不收钱的向导哦。

尺素亦笑着应承,没有反对母亲的建议。


第二天,尺素和尹生在尺素妈妈的催促下去周围的景点闲逛。

在一块瀑布前,尹生顿足不再前行,眼里似有泪意。尺素见状,开口道,叔叔是想到什么伤心的事情了吧。

尹生没有说话,神情还是一般哀戚。

叔叔,妈妈说每个人都会有伤心的回忆的,就像日子每天的油盐酱醋一样,过着过着就会习惯并忘却了。

尹生一愣,愣怔于这样的话语,愣怔于尺素说这话时表情的异常认真。

很小的时候,爸爸就不在了。妈妈总是骗我爸爸去很远很远的有摩天轮的城市了,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是很相信,后来长大之后我终于知道在很远很远的有摩天轮的城市是不可能找到爸爸的。但是虽然是这样,我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我不想让妈妈伤心,而且我现在真的是很想看看妈妈所说的摩天轮。尺素突然仰起头看着尹生,说,叔叔,摩天轮是什么样子的呢。

摩天轮很高很大很美。尹生的声音在瀑布的洗刷下并没有显得低沉粗糙,却是异常的清晰。据说在摩天轮下仰望,可以看到幸福。

真的吗。

尹生但笑不语。真真假假,谁知道呢,他也曾和绿羽一起在摩天轮下仰望,可是幸福终究还是遥遥无期,不,应该说是永远的背离了。


事情的发展似乎出乎了尹生的想象。在尹生在这个小镇待了将近一个月之后,尹生的生活发生了他从没想到过的改变。

一个与往常无样的午后,尹生正待在房间里看书。是杜拉斯的传记。这是一个奇特且美丽的女子,在她的晚年还是有着疯狂的魅力颠倒众生。记得以前绿羽看到他看杜拉斯的时候曾说,那是个疯子,用自己的一生在追忆自己的情人和回忆。尹生并不赞成绿羽这近乎浅薄的评价,现在想来,那时两人的想法便是有着颇多的嫌隙。

正看到激烈处,尹生听到尺素在门外的急呼声,言辞迫切,尹生忙打开房门,看到的是尺素哭泣的素颜。

怎么了。

妈妈,妈妈她~~叔叔,救救妈妈。

尹生忙随着尺素向老板娘那里疾走,是尹生没有料到的情况,她,那个美丽的女子倒在地上,无知无觉。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从外面回来后就看到妈妈这样了。

你妈妈是不是有心脏病。

是的。

药呢。

药,药,药。我找一下,等等,等等。之后尹生就看到尺素绝望的回头看着他,声音里是难以遮掩的悲怆和绝望,药已经吃完了。

什么。快去叫救护车。尹生急切的和尺素说着,看着地上的女子,这个和尺素说每个人都会有伤心的回忆的,就像日子每天的油盐酱醋一样,过着过着就会习惯并忘却了的女子怎么会突然的这样崩塌了呢。尹生用着自己以前学过的些微的医学知识暂时的护理着她,可是尹生还是从她身上感受到了那种渐次流失的生命力。

看着她美丽的容颜,尹生只感觉到一种腐朽的气息,这种感觉让他窒息。就像少年的时候眼看着母亲从12层的阳台上坠落,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最终还是晚了,在医院的抢救室外尺素死死的拽着医生的衣角哀求,可是面对的只是医生不断的摇头。

尹生上前拉开尺素,尺素,没有用的,逝去的将不再回来,你得去接受。

不,你知道什么,她是我妈妈,她是我妈妈,我唯一的亲人。和你没关系,你当然不关心,你当然不伤心。尺素尖刻的话语一句句的在空气中飘荡,散播开了,像是利刃,一刀刀的划出伤痕。

尺素,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吗。

尺素不说话,但是神情明显愣怔,尹生这时候虽然是在看着她,神色淡然,可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穿越了空气,穿越了所有的质体,看着某种她不知的事体,悲伤而茫然。

以前有一个小男孩,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跟着他的母亲一起生活。他母亲的手很巧,会做很多很漂亮的旗袍,他们一起因为这项需要很精致心思的手艺,也算是生活的很好。小男孩很满足。

可是有一天,一个恶棍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

那天,小男孩和平常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走到半路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带美术课需要的水彩笔了,他马上跑回家去拿。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他听到屋子里妈妈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个声音是他的爸爸。他在粗暴的责骂妈妈,不管她是如何的苦苦哀求,他的声音还是那样的粗劣恶俗。

小男孩连忙跑到屋子里去,眼前的一切让他震惊。所有的东西都被砸烂了,他的妈妈跌坐在地上,衣衫和头发凌乱,嘴角有着污血。眼神哀戚。而他,那个,恶棍竟然还洋洋得意的坐在屋子里仅剩的一张椅子上,嘴里还是不住的说着,快点把钱拿来,不然~~嘿嘿。他边说还边用眼角瞟着小男孩,他的儿子。嘴里威胁的意味十足。

他的妈妈连忙把小男孩抱在怀里,不住的说,你不要伤害我儿子,他也是你的孩子啊,你就这么忍心吗。

快点拿钱,拿完钱我们什么事没有,否则我才不管什么儿子孙子呢。

最后他终于还是拿到钱了,那是妈妈所有的血汗钱,小男孩用着憎恨的眼神看着他离开,他恨,恨自己有着这样的父亲。

事情有其一就有二,以后这样的事情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时常发生。小男孩眼看着自己的母亲美丽的容颜在那个坏蛋的摧残下日渐老去而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痛苦。终于有一天,他放学回家,在那栋楼下看到有好多人在围观,许多人在不断的嚷嚷着有人要跳楼了,他倏的抬头,上面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那是他的母亲。她穿着白色的衣裙,像是仙子一般让人目眩。

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母亲的身影就像蝴蝶一样开始翻飞,最后直直的坠落在地面上。

她没有留下任何话就这样飞离了他的身边。他恨她,恨她就这样轻易的抛弃了他,可是他更恨他的父亲。如果不是他,他们现在还是会很幸福的生活着。

他要报复。

他才10岁,没有人认为这么小的孩子能够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在他的父亲死在家中的时候,没有任何人怀疑他。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他在他的杯子里放了足以致命的毒药,喜欢看电视的他依照上面的情节涂抹掉了所有的证据。

后来他开始在姥姥家生活,像每一个正常的小孩一样,学习,生活,长大。经历恋爱,背叛还有无止尽的失望。



所以,尹生看着尺素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快乐成长的,他也和你一样,经历很多。

叔叔,是你吗。

谁知道呢,往事如风,过着过着就会习惯并且忘记了不是吗。


尺素没有亲人了,尹生帮尺素安葬了她的妈妈。

葬礼那天,尺素没有哭,只是一直紧咬着嘴唇,眼里的绝望溢满周围的空气。

尹生想起自己,觉得真是和自己很像的一个孩子呢。


尹生没有离开,他收养了尺素。

在某个午后,尹生带着尺素去了他的城市,他答应她的,要带她去看摩天轮,要一起在摩天轮的下面仰望幸福。

到达的那天,他打了电话给绿羽。

尹生,你在哪里。我找了你很久了。我和他只是逢场作戏,我爱你。请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求求你。电话里绿羽带着哭腔的声音透过声线传过来,尹生只觉得这一切忽然离自己好远好远。

绿羽,我不怪你。因为我已经不爱你了。

叔叔,叔叔,真的好高好漂亮哦。尺素的声音在远处传来,稚嫩的轻轻的穿透着尹生的耳膜。

尹生看了一眼雀跃的尺素,再不理会电话里哭泣的绿羽,轻声说,再见了。说完他拆卸掉了手机卡,扔到了身边的垃圾桶里。

他决定了,离开这座城市,到2000公里以外尺素的家乡去教书。

和尺素一起,过平静的生活。

这样,足矣。

Admin
Admin

帖子数 : 204
积分 : 3675
注册日期 : 09-12-08

查阅用户资料 http://shenghuo.868c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